最新文摘 生活资讯 经  济 健康饮食 科技数码 家庭教育  
 
首页 > 报刊文摘> 生活资讯 >不问来路,只去远方

不问来路,只去远方

加入时间:2023-05-26 12:36    访问量:1464    信息来源: 知识窗 2023年4期

我最喜欢坐傍晚六点的公交车,投币口里传出清脆的响声,人们就像沙丁鱼一样挤进公交车。靠在椅子上小鼾的老爷爷,轻声打电话对妻子说快到家的男人,或看书或听英语听力的高中生,不同的人都在落日的边缘,不约而同地坐上回家的车。

  这是沿海的一个小镇,落日的余晖卷着浪花涌向岸边,和金色的沙滩亲吻,然后伴着微风从窗口跃进来,给车厢镀上一层淡淡的金黄色。

  已经许久没有过这样的冲动了。我从背包里拿出炭笔,在车厢的最后一排支起画册。发丝轻扬,纸笔摩擦的沙沙声和公交车行进的隆隆声一起向前。

  还差些什么。公交车靠站,上来一位男生。他立在窗边,一手握着扶栏,一手提着包,微风轻轻吹起他的衣袂。刚刚好,填补了我画面的空白。

  公交车迈着老态龙钟的步子,停停走走,送别了一些人,又遇见了一些人。

  我收起画册,拉起背包拉链,慢慢地起身,扶着座位往前走。公交车停下了,男生先我一步下了车。

  在这个小镇的夏天,香樟树会把阳光剪成斑驳的碎影,会给小镇带来满眼的绿意,给来来往往的行人一片阴凉。

  我在男生的右边支起画架。宽阔的海洋在我们眼前荡着金浪,知了的鸣叫和人们酒桌上的欢笑声慢慢送走了今天的暖阳。月亮姐姐马上就要出来工作了。

  “这里色彩处理得不好。”我正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,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。我顺着男生指向的方向看去,的确,这个色彩调得不理想。我开口准备回复一声“谢谢”,他清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:“你画的是我?”

  我愣了愣,随即反应过来。我将放在脚边的画册拿起来,说道:“随手画的,没经过你本人同意,不好意思。”

  “没事,我不介意。我可以看看吗?”男生问。

  我把画册递给男生。

  海滩边的照灯已经亮了,男生的侧脸与画册中的画面渐渐重叠。

  “我已经考了三年,若是今年再考不过,我便听从家里的安排去找个工作了。”男生突然开口诉说他的心事。

  “你想去哪里?”我问道。

  “央美。”短短两个字凝聚了男生成百上千幅作品,以及数不清的夜晚和青春。

  想来,男生退而求其次,应该也可以去一所不错的院校,但他固执地想去中央美术学院,想去那里追梦。为此,他已经多付出了两年的光阴。

  两年可以有什么变化呢?从牙牙学语的婴儿到蹒跚学步的孩童,从初出茅庐稚气未脱的大学生到熟练掌握人情世故的企业白领,从孑然一身的流浪者到一家的頂梁柱。男生本可以用这两年的光阴去感受不一样的大千世界,而他却选择留在一方局促的画室,为了一个遥远的地方。

  风扬起男生的发丝,露出光洁的额头和明亮的眼睛。那双眼里有疲惫,有挣扎,有迷茫,却依然还有光亮。

  男生转身将画册还给我,然后开始整理画具。最后,我们一起坐上归途的公交车。

  我们也喜欢坐夜里九点的公交车。老旧的车门吱吱作响,刚加完班的白领还拿着手机提交最后的工作,补完课的高中生捏了捏眉心,抱着书包睡熟了,忙碌一天的餐厅老板抓住沉甸甸的包,止不住的笑意。不同的人都在这座城市沉睡的时候,不约而同地坐上回家的车,就好像可以洗去生活给的一身疲惫。

  男生从我身旁起身,在车停稳的那一刻,从画册上撕下一张画纸,然后隐没在黑夜中。

  “时代就像筛子,筛得每个人流离失所,筛得少数人出类拔萃。”那是一张素描,画着中央美术学院的校门,旁边是男生遒劲的题字。他递给我的时候,我感觉到那不仅是一张画,还有他的梦想,他的坚持,还有勉励。

  为了远方,不问来路,不知归处。凡事未圆满,必是未到最后。

  公交车还在继续向前走。有上车的人,有下车的人,有没赶上车的人,也有未达目的地而中途下车的人。它会为每一个人停留,却不会把每一个人送到终点。它只可以让你遇见一些人、一些事,看见生活百态,看尽人世浮沉。

上一条:人生不必太“提纯”

下一条:为什么要对中产好一点?

【返回】【顶部】【关闭】